分类
亚博88

  本赛季的英超最后一轮结束了,曼联整个赛季都是“大起大落”的状态,从第一场比赛胜切尔西开始开了个好头,赛季中期一度跌落到保级区,赛季后半程奋力直追一直到联赛第三的位置。最终在北京时间7月26日英超第38轮的比赛中,曼联客场2比0力克莱斯特城,曼联锁定联赛第3,同时也锁定了欧冠资格。

  曼联重回欧冠着实让人兴奋,切尔西最后一轮也锁定了欧冠资格,可以说切尔西比赛季的表现也是非常惊艳,只可惜“后劲不足”,被曼联反超拿到联赛第4,那么本赛季最令人失望的那一支球队呢?就是最后一轮与曼联对阵的莱斯特城,莱斯特城本赛季初可是一支争冠球队,没想到最后掉落到连欧冠都没有进!

  是什么原因导致莱斯特城连欧冠都没进呢?不是实力,而是放松大意!还记得之前的英超发生最大的一件事吗?曼城被欧足联制裁不能参加接下两个赛季的欧冠比赛,结果英超从争4变成了争5。这下子很多球队有了希望,而且稳居前4的莱斯特城放松了警惕,就算打的不怎么样,赛季结束后也能排名第5,根本不用担心欧冠资格!

  当然放松的不仅是莱斯特城,切尔西后面几轮也出现这种情况。可以说莱斯特城因为放松,直接从联赛第3跌落到联赛第5的位置。可是这一切随着曼城上诉国际仲裁成功后就发生了变化,英超又回到了争4时代,而且曼联已经慢慢赶上来了。这下莱斯特城才知道情况不妙,但为时已晚,而且最后一轮偏偏打曼联,曼联可是卯足劲打莱斯特城,结果莱斯特城失去了欧冠资格!

  如果当初不轻敌,没有放松自己,那么前4还是属于莱斯特城的。可惜的是曼城上诉成功改变了这一切,莱斯特城不得不为自己的放松付出代价!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文章来源:https://3g.163.com/news/article/FIMT0D1O05441GUX.html

分类
亚博88

  中国经济导报 中国发展网记者 荆文娜 王敏

  科技和人才是创新型国家的主要标志。高等院校、科研院所是创新人才的摇篮和汇聚地,是科技创新的重要源泉,而博士研究生是其中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在科技创新中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随着我国科学技术的发展、研究生教育水平的提高,我国培养博士生的能力与水平已经大大提升,为我国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培养了一大批拔尖创新人才,为实施国家重大发展战略提供了人才保障和智力支撑。我国一些学科、方向的博士生培养水平已达国际一流水平,我国自主培养的博士研究生成为众多领域的领军人物和中坚力量,为经济社会发展、基础研究、人才培养等做出了重要贡献。

  不过,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向全国政协委员、民盟天津市委员会委员、天津大学教授刘昌俊了解到,目前,我国研究生招生结构中博士生招生占比小、硕士生招生数过多,已经很不适应当前国内经济社会发展,也不能满足学科建设、基础研究的需求。尤其在一些亟需突破的关键学科领域,博士生不足已经成为重要的制约因素之一。因此,他今年提交了一份提案——《关于优化研究生结构、提高博士生招生比例、加快创新型国家建设步伐的建议》。

  根据网络上公开的资料,2012年,我国研究生招生规模约为58.4万人,其中硕士生约51.7万人,博士生约6.7万人。2018年,全国研究生招生总规模达到88.4万人,其中硕士生约79.0万人、博士生约9.4万人。“除极个别高校外,我国一流高校均以硕士生为研究生培养的主要对象,大量科学研究、技术开发以硕士生为主,严重制约科技创新发展。而发达国家的高水平院校主要以博士研究生为主。特别是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吸引了大批顶尖博士研究生在其高水平院校开展科学研究。改变我国研究生招生结构、提高博士生占比刻不容缓。”刘昌俊感慨道。

  他表示,具体说来,目前硕士生存在以下问题:

  首先,培养年限短、深入融入科研不够。“硕士生在我国一般培养年限为2.5~3年,其中课程教育占一年,毕业环节占半年,进入实验室后的培训一般需要半年。因此硕士生实际从事科研的时间不足一年,难于开展深入、细致研究。”刘昌俊表示,特别是近些年,硕士生就业压力增大,用于找工作的时间越来越多,导致一些研究生研究不能深入,浪费科研资源和指导教师时间,还有可能造成知识产权的流失。

  其次,由于上述问题,加之很多培养单位对硕士生毕业有发表论文或申请专利数量要求,为达到毕业要求,一些硕士生只能开展易于出成果的研究。

  另外,由于我国目前基础教育(包括小学、中学、大学)阶段实际存在的实验、实践教学环节缺失,很多学生实际上是在进入研究生后才开始实验技能的实质培训。“这个培训占用的时间已逐年增加,客观造成硕士生开展实质研究的时间进一步减少。一些研究生实际只能开展短平快的简单研究。”刘昌俊坦言。

  鉴于上述原因,刘昌俊建议:

  一是,教育部、中科院等有关部门应进一步总结我国恢复研究生培养以来取得的优异成绩,特别是在博士生培养方面取得的突出成绩,加大宣传,让全社会充分认识我国很多学科在研究生特别是博士研究生培养水平上已经达到国际一流。

  二是,教育部、财政部等相关部门应尽快协商,重新定位研究生培养目标与方式,调整我国硕士生、博士生招生比例,尽快提高博士生占比,从根本上优化研究生招生结构。

  三是,目前,我国极个别高校已采用硕士生名额换博士生名额的方式多招博士生,保证了科研创新水平的快速提升。刘昌俊建议对双一流建设高校的博士点,在研究生招生结构尚未改变情况下,通过类似的硕士生名额换博士生名额的方式,保证这些院校对博士生的需要。

  四是,应进一步加强对我国博士研究生培养质量的监管,保证培养质量。

  中国经济导报:http://special.chinadevelopment.com.cn/2020zt/2020qglh/dbwyzf/2020/05/1647359.shtml?from=singlemessage

  (编辑 焦德芳 王芷璇)

  文章来源:http://news.tju.edu.cn/info/1003/51578.htm